2018年3月13日,沃尔玛食品安全协作中心(“中心”)在北京举办了第四场“食品安全新动向系列讲座”,邀请沃尔玛食品安全副总裁弗兰克·扬纳斯先生以“食品安全文化”为主题分享了他的观点。扬纳斯先生是全球食品安全领域的知名专家, 他首先在国际上倡导食品安全文化。在讲座中,他结合全球食品安全数据和治理效果的现状,以及对具体事件的分析说明了建立食品安全文化的重要性。我们在食品安全的管理方面往往只注重硬件,却忽视了文化的作用,对他而言,这种软性的工作反倒是更不容易做到。扬纳斯先生说:“做食品安全最终要能够影响人的行为变化。无论是企业的高管、零售终端的管理者,还是在一线直接参与处理食品的员工,如果他们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态度不发生变化,食品安全的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


弗兰克·扬纳斯先生


本次活动由中心执行主任严志农博士主持,中国人民大学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常务副主任韩大元教授、高级研究员孙娟娟博士出席并致辞。来自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中国人民大学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以及达能、亚马逊、新希望六和、永旺、永辉等单位的代表及媒体记者40余人出席了本次活动。



讲座结束后,举行了《食品安全等于行为——30条提高员工合规性的实证技巧》新书发布。该书由扬纳斯先生著作、孙娟娟博士翻译,科学出版社于2018年1月在中国正式出版发行。扬纳斯先生从行为科学的视角出发,使用社会、经济理论结合自己在实践中积累的观察和思考,指出了当下倚重食品科学来改善食品安全这一惯性思维的局限性以及相应的效率、效益损失,并针对食品企业内部经常会遇到的、与食品安全相关的合规、培训等问题,给出了操作性极强的解决之道。


左起:韩大元教授,扬纳斯先生,孙娟娟博士,严志农博士


严志农博士


中心执行主任严志农博士对此书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食品安全从国家的食品政策制定和法制建设的角度讲,是一个很宏观的议题,法律通过明确权利与义务来规范人们的行为,并以制裁的方式威慑和惩罚那些危害食品安全的行为,这是非常重要和必要的。然而,食品安全也可以是一个微观议题,比如食品操作人员如厕后没有按照规定洗手,从而污染了食物又屡教不改,这要怎么解决呢?扬纳斯先生在书中就从预防的角度、运用行为科学的理论给出了建议——借助群体的压力,进而使按规定洗手成为社会行为规范,根据我自己的从业经验,这在实践中是非常行之有效的”。严博士感慨道:“提高整体的食品安全状况,不仅要有健全的食品安全体系这样的硬件,也需要有软件,暨食品安全文化。希望在座的来宾以及其他所有从业者们都能在推进食品安全知识以及能力、食品安全法治、很重要的是食品安全文化等各个方面共同努力,相互协作,共同为之奋斗。”


孙娟娟博士


作为本书的译者,孙娟娟博士评论道,“扬纳斯先生的观点契合了目前我国有关‘食品安全责任到人’制度的法学研究和立法实务。最新公布的《中国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从责任范围和问责力度两个维度明确了这一点,例如企业的主要负责人需要对企业的食品安全全面负责,建立并落实本企业的食品安全责任制,否则将被问责。由此可见,所谓食品安全从我开始,而责任既是出发点,也是落脚点。”


孙娟娟博士在翻译扬纳斯先生新书的过程中,对于今后怎么从行为科学的视角用一些食品安全相关的法律知识、法律的信息去转变为人们的意识、到最后改变人们的行为,也深受启发。她说,“在食品安全的法制领域,食品安全的法治教育、宣传、交流、培训都是很重要的一个制度。其实我自己就遇到一个瓶颈——怎样将理论研究的东西输出才更容易被实务人员接受?扬纳斯先生的书里面有理论、有实务、有案例,其实这种写作方式和信息沟通方式也是我很想学习的。”


韩大元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常务副主任韩大元教授表示:“如何让食品安全文化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成为我们人的尊严和一种基本的哲学?扬纳斯先生今天的讲座和他写的新书让我收获颇多。扬纳斯先生这本书非常有意义,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如何构建食品安全文化。食品安全的‘食’字,上面是一个‘人’,中国文化里的“人”字体现的是相互依存,因为我们在一个共同体里相互支持、相互理解、宽容对待;然后“食”字里面最重要的是‘良’心。人最重要的是食品,食品是人的良心。从农田到餐桌,食品的生产者都要用良心来对待食品安全问题。”


活动临近尾声时,扬纳斯先生向与会来宾赠送新书,向各位专业人士为促进中国乃至全球的食品安全发展所付出的热忱与所做出的努力表示由衷地赞赏与支持。


扬纳斯先生在书中指出,“一直以来,食品安全专业人士没有充分接受有关行为科学的培训或教育,因此,他们中的许多人在从事其工作时,过于依赖传统的以培训、检查和检测为主的食品安全方式。但如果想提高一个组织的、行业的、或世界某个地区的食品安全绩效,真正应该尝试的是改变人们的行为,逐渐形成一种食品安全文化。”根据扬纳斯先生的分析,一方面“旁观者效应”使得食品企业员工在责任共担且自身责任不明确的情况下,会陷入“总有其他人承担保证食品安全责任”的认知,进而导致自身无所作为;另一方面,“社会懈怠”会使得个人在集体环境中,因为意识到个人的努力很难被精确衡量而“搭便车”,依附于其他人的努力来完成工作。对此,简单易行的一个公式就是“食品安全=行为”。扬纳斯先生强调,“所谓文化,是一种共享的思维和行为模式,是一个社会组织的标志,通过长期社会化流程的学习而获得并能够长期保持。良好的食品安全文化,能够将食品安全转化为一项共享的责任,人人有责。”


根据“所罗门·阿希实验”的结论,许多人都会为了加入一个集体,仅仅只是看到别人的行为而想要做出一致或者相符的合群行为。扬纳斯先生在书中举例道:美国微生物学会曾在亚特兰大、芝加哥、纽约和旧金山四个城市观察了近6100名成人在6个地方的行为;他们发现在公共场所用完洗手间后几乎四分之一的人不洗手。尽管洗手的人数占比绝对值更高,有的媒体在报道研究结果时为了吸引读者仍然使用了“针对洗手间的研究表明洗手频率在下降”这一标题,“这其实是一种比较拙劣的沟通方式,表明他们缺乏对于人类行为的理解而且不了解所谓的社会规范原则”,扬纳斯先生说道,“正确的沟通应该强调实践中还有大多数的人在用完洗手间后有洗手的习惯。只有这样做,那些不洗手的人才会感到压力,进而通过洗手来加入更多人的群体中”


本次活动的来宾们在听完扬纳斯先生的讲座和对新书的介绍之后,纷纷给予了积极的反馈,并与扬纳斯先生探讨了在推广食品安全文化的过程中如何适应中国的国情和中餐的饮食习惯、食品包装安全和食品安全之间的关系等实操性问题,现场气氛非常活跃。